你是如何与你的父母和解的?

  

  观照时代背景,与往昔和解,转怨念为感恩。

儿时记忆中母亲总在骂,昏黄灯光下剁着家畜食材的夜晚在骂、青绿玉米林中锄草的白天在骂。

  青年的母亲内心仿佛有燃烧不完的怒火,时常无来由的暴躁;

  青春记忆里母亲充满极端,她总在和父亲吵架,因为父亲的一句话而砸碎锅碗瓢盆、因为和父亲争吵狂扔衣物被褥满屋。

  中年的母亲情绪总如洪水爆发,奔腾向前淹没周遭不计后果,控制不住负面情绪将本能发挥到淋漓尽致;

  如今的母亲不再有青年时的暴躁和中年的极端,手背和脸颊上的皮肤肉眼可见的松弛老化;额头和眼角已经不觉爬上丝丝皱纹;背影,也不再挺拔。

  母亲的体态已写满岁月痕迹。步入50的母亲开始回味过往,开始感叹岁月不饶人,她常说人这一辈子没意思,还没活明白就老了,母亲呈现给我的消极悲观人生态度让我内心阵痛。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深度抱怨母亲,我抱怨母亲暴躁,我的童年在潜移默化中开始小心翼翼至致今日总在人际交往中察言观色;我抱怨母亲情绪不稳定,极端处理家庭矛盾,我的青春在一天天中愈发不自信、多疑、敏感、畏惧、抑郁;我抱怨母亲消极不乐观,与母亲的交流总有一种人生短暂也无趣又何须努力的无望。直到走出原生家庭我开始独立生活,才发现走出原生家庭的身,走不出原生家庭的心,我的思想、行为、语言、性格。

  点点滴滴无不披着原生家庭的影子,它将伴随我一生。而父母已逐渐衰老,今生缘已过半,你看他们头顶上露出的银丝、你看他们手掌心消不去的厚茧、你听他们对我们愈发小心翼翼的语气。

  血液中流淌着的亲情、他们老去的模样、时光的冲刷、阅历的丰富都在让我们释然,我们总会在某一天心怀感恩之心,站在时代和生活背景去看待他们给予过我们的偏激教育方式、给予我们的不和谐家庭氛围、给予我们的消极人生态度。

  经济薄弱时代,养活我们是他们的关切;知识背景薄弱时代,教育沟通方式、家庭氛围、人生态度并不存在于他们的意识中,他们不知道正确的教育方式、良好的家庭氛围、积极的人生态度之于孩子成长和人生的意义,他们是无知者亦是无罪者;生活百般滋味,没有人能在对抗生活琐事中每时每刻演好一个情绪稳定者。所以我们亦无需再抱怨,人生有太多选择,我们也可以独立做很多选择,唯独父母和出生家庭无法选择,父母给予我们生命给予我们避风港让我们按时长大已是无法回报之恩,我们又怎能以当下的时代需求去要求他们。

  那么,如果此刻的你也困于原生家庭的负面影响中,愿你能站在时代背景中去看待父母的一生,去接纳,去感恩。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粤ICP备19162446号